13985521468

科研人员搞科普有多难

2019-07-10 04:13:22

来源:亚博体育首页登录 作者:

  我国科研人员从事科普的时间、经历都远不及欧美国家。最近,网络上的调查结果引发热议。而面对接二连三需要科学解释的新闻事件,人们不禁有了更多疑问:为什么我们国家的科学普及水平不如欧美?科研人员为什么不愿意做这些事情?有科技工作者称,国外的科学家乐于从事科普写作,与科普著作发行量大、可以提高社会知名度和获得较丰厚的经济收入有关。有些写出了科普名著的科学家,其版税收入甚至高于其正式职位的工资。除了版税外,做科普演讲也有相当丰厚的回报。我国的情况却大不相同。

  曾经有专家将我国科普的现状概括为:50—60岁的创作,30—40岁的编辑,30岁以下的阅读。有人曾经建议将科普列入部分科研项目中考核的其中一项内容,作为促进科普工作的推动力之一。也有人建议培养专门的科普队伍,设立科普岗位。到底哪种方式可行?科研人员不愿做科普,症结究竟在哪里?能否通过有效方式,实现合理分工呢?为此记者采访了农业气象高级工程师黄智敏,而在此前的中国科协科学家与媒体面对面活动中,中国科学院院士欧阳自远也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科技日报:在当今世界发展竞争拼经济、拼实力的时代,很大程度上要取决于一个国家与民族的科技竞争力。而且光有高水平的科研机构、高素质的科技人才、高量级的科研成果还不够,还应普及提高整体国民的科学技术水平与素质。可在我们的现实,有一个令人难以理解的现象是,为什么有的科技人员不愿意做科普工作?

  黄智敏:有的科研人员,甚至是从事应用技术研究与实践的科技人员,并不热衷于科普工作。也难怪在评定技术职称时,考核论文水平中,也会听到评委对水平很低的论文,发出简直像“科普文章”的贬语。这样以来,有的科技人员甚至把写科普文章视为“忌讳”,有的甚至一辈子没写过、不用说也没有发表过一篇科普文章。

  其实,科学技术普及并非我国杜撰,在西方国家也是倡导的,被称之为“公众理解科学”。很清楚,无论是“普及”或是“理解”,都是把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知识、技术、技能,运用通俗易懂、寓教于趣的化解方式与手段,加以普及与传播。当然也包括传播科学思想,科学精神,科学方法、科学规则、科技成果等等。

  科学普及具有浓厚的社会属性。由于我国是一个以公有制为主体的国家,人们对科普最基本的认可是,它属于一种社会教育,而且一直被作为公益事业,可谓社会公益教育,当然政府是高度重视的。但也许是这一缘故,加之在相当长的历史时期,从事科技工作的人员,大都是国家给予工资,端的是“铁饭碗”,没有像改革开放以来,有的“下海”去从事私营企事业那样,如有的要经营种子、化肥、农药等生产资料,如果不宣传自己的商品,不讲解实用技术,那就该关门了。既然在大环境下,是否从事科普,国家、部门都不作任务硬性规定,当然又不会对个人考核,在部分科技人员心里,多一事就不如少一事了。

  欧阳自远:确实科普的责任不仅仅是传播科学知识,我从这十几二十年科普工作当中,体验最深的是一定要弘扬科学精神,而且应该传播各种各样的科学方法,使人们深刻地理解,而且还要灌输一种观念,一定要遵守科学道德。

  第一,科普创作是科学家的科学责任。我原来不这么认为,我觉得科学家主要的责任是完成自己的科学研究任务,力争做到最好的水平,这样也是完成了科学家的责任。科学家领域一个不可推卸的责任和义务,是应该传播科学,不要把科学当成你欣赏的花瓶,你去玩弄,而要让更多的公众理解,走进他们的科学,改变他们的未来,改变他们的生活,这也是科学家的责任。

  第二,做科学传播,不能居高临下,不能我给你们讲,我给你们进行科普,这样非失败不可。我觉得,我们大家坐下来,平心静气,互相交流、讨论,尊重听众,这是你做好科普的非常重要的一条,这是我自己的体会,人家也会尊重你。我们不能光培养研究的人才,能不能培养一些写科普的人才?我们国家太需要了,有些人在这方面就是有天才,我们要很好地结合起来。我们应该发挥更多的力量,组织一些年轻的力量。我们也要利用集体的力量、公众的力量,发挥别人的优势,我们共同来把科普做好,这样效果会好一点。

  科技日报:那么该怎样去解决这一问题呢?根据您的实际体会,怎样才能提高科技人员参与科普的积极性?

  黄智敏:首先要解决一个基本认识问题。从本质上讲,纷繁无休的科普活动,恰是企事业发展的推进器。就气象部门而言,天气预报是一种公益性的社会服务,试想如果一些公众连天气预报中的用语都弄不清楚,他能很好的使用吗?像预报降水强度,规定24小时内降水量小于10.0mm为小雨;10.0—24.9mm为中雨;25.0—49.9mm为大雨;50.0mm或以上为暴雨;100.0—249.9mm为大暴雨;等于或大于250.0mm为特大暴雨。如果不做科普宣传,有些公众,就会把夏季强度变化大的雷阵雨(俗称的跑暴雨),当成暴雨。还有固体降水,通常24小时内降雪量小于2.5mm为小雪;2.5—4.9mm为中雪;5.0—9.9mm为大雪,等于或大于10.0mm为暴雪。可有不少人误认为其标准与同液体降水一样。试想,即使气象部门报的多准,却被使用者误读,无疑会达不到预报的真实效果。

  随着现代社会的发展,除了人们的一般生活,饮食起居与气象的关联度很大外,尤其是农业生产作为“露天工厂”,与天气气候的关系特别密切,而且农业灾害中气象灾害占70%以上,农民对于灾害天气的预报预警,更为关注。科普宣传在一定程度上,是帮助广大用户怎样用预报,并且做到趋利避害,防灾减灾,以获得增产增收的最佳效益。

  欧阳自远:973、863项目申请到课题,我说应该拿出1%、2%来做科普工作,拍几个光盘,把整个过程都讲清楚,比如嫦娥一号,一整套,只要这个钱的百分之多少,但被告知我们这个项目不包括科普,科普应该另外找钱,这个项目就是研究。所以你要搞科普,难上加难,没有经费支持。我觉得应该可以拿出一少部分经费来支持这方面的工作,不一定你自己去做,别人也要做,让公众了解,让公众知道,我觉得这还是应该做的事情。但是从来没有一个项目里能够允许含科普的钱。我觉得应该呼吁一下,不要太大的比例嘛,也不会伤筋动骨。

  科技日报:随着现代科技的发展,当今学科间的交叉、渗透,是否有的科技人员,会认为自己的知识单一,在科普中怕遭“门户之见”嫌疑?此是否不愿参加科普的一个原因?

  黄智敏:这种情况并不排除。实际上一个时期以来,科普已在立体层面纵横交错,这无疑使气象科普宣传也变得更加客观,减少了某些偏颇的“门户之见”。

  正如我前面所说,科普应是通行社会的公益教育,科普对象当然也是不加以选择的任何有需求的人群,除一般特定的工人、农民、公众,甚至领导干部外,对于“隔行如隔山”的科技人员也同在之列。在科普中接受“再教育”也无所不在。正因为多少年的科普实践,使我深刻领会到:科普应是科技人员持之以恒的职责,而“科普他人”也不排斥“他人科普自己”。

  习新常态李克强执政之道新的“中拉时间”世界最胖猫国产加密手机现役上将狼群袭人宁财神回击白岩松档案管理费将取消女子公园放生剧毒蛇济南垃圾箱装温度表发改委前司长被查吉林粮产地遇旱情谈西藏发展堰塞湖险情基本解除

亚博体育首页登录